« '穿梭米蘭昆'發表會相片 | Main | 渴望對立,抑或渴望相互了解? »

04-11-17

Comments

shaman

(不是上來答「有」的,只是想到在人民老大網站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覺得有趣,轉貼網址如下。)

http://www.nobnog.org.tw/home/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topic_id=54&forum=6

milankun

呵呵

這篇關於歷史教育的東東,最近在網路上一直傳....
作為一個歷史癖,我自己是感慨良多,不知從何說起.

1973年台大哲學系事件之後, 哲學思想在島嶼開始崩解
一直到三十年之後,輪到另一個人文學科,
我們正目睹著歷史在島嶼崩解...

願上帝賜福給大家, 佛陀保佑諸位

~米

葉

有!

我是真的有興趣知道~"~

milankun

歡迎啊
也提供你知道的啊

~米

nochi

分享我對文藝復興的形象,貴網頁上的維特盧威人大概就很具代表性了吧,「人是萬物的尺度」,是不是這樣說的呢?
文藝復興時代的人,開始拋棄對宗教單純的信任與依賴,開始使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打破禁忌解剖人體,看見光線,發明透視法。
說是文藝復興,復興希臘羅馬文化,還不如說人們充滿了好奇心,踏出步筏去探索可能性,去嘗試也相信自己有改變世界的可能。

寫起來發現都是教科書裏的說法,沒什麼內容。
文藝復興時代的平民百姓在做什麼呢?
女人的地位又如何呢?
重看文藝復興對現代的我們,一個小島上的我們又有什麼啟示呢?
問號愈來愈多。

milankun

嗯 如果我們不把文藝復興看成是西方的專利, 如果東方也有文藝復興的可能性, 那麼, 問號越來越多是好的.

當然, 有時候平民百姓跟女人所面臨的處境, 是不分東西方的.

突然想到,蒙纳麗莎跟侍女畫,有什麼比較的可能? 最近有一本"本質或裸體"(桂冠出版),頗值得參考.

需要一些更細緻的考掘.

"文藝復興書信集"(學林出版社,大陸)當中有一些蛛絲馬跡,
米開朗基羅寫信給他正要找老婆的侄子說,"我知道在佛羅倫薩也有許多高貴又貧窮的家族,如果要與之聯姻,即使沒有任何嫁妝給你,也要付一筆結婚禮金.你是沒必要為家族的榮譽而抗爭.你需要的是一個能待在你身邊,你能控制的女孩.她不愛四處誇耀,也不愛每天參加宴會和婚禮.因為在任何有院子的地方,變成一個娼妓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從今天的角度看,這好像很保守.....該怎麼看待呢?

~米

nochi

「因為在任何有院子的地方,變成一個娼妓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讓我想到Hieronymus Bosch的畫作「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http://www.artrenewal.org/asp/database/art.asp?aid=344,男人女人的生活糜爛至極,淫亂至極,這是中世紀末真實的狀況嗎?還是一種做為傳教目的的誇大??
缺乏自我實現機會的人,比較可能沈溺於自己的生物性慾望裏面吧,不論男或女,因此需要道德規範。
最近剛好看到一篇文章,也有關於文藝復興,人本教育札記第185期,吳維寧,「人類對體罰態度的歷史轉變」:
-------------------------------------------------------- 「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 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猶太聖經,箴13:24)
「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遠遠趕除」(猶太聖經:箴22:15)
…經過長時期的黑暍時代,和黑死病、戰爭的洗禮後,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覺醒表現在對人的價值的重新肯定;描寫人、歌頌人,把人放在宇宙的中心。這樣的概念呈現在教育上,則是開始提倡人道的教育方式,並產生了質疑體罰對於刺激學習成就的效用。
在義大利,少數作家開始鼓吹降低體罰的必要性、另外一些學校校長也在學校實驗較人道的教學手段。在法國,天主教的耶穌會及德拉薩兄弟會重新詮釋「舊約聖經」、大力改革教學方式,而且在哲學上改變成人對小孩的看法。他們的主要論點有:1、小孩學會控制自己比外力控制小孩來得重要‧、肉體上的暴力應要最了化。他們並把這樣的論述實踐在天主教學校裡。這波教育哲學改革,從此拉開了歐陸與英語國家對於體罰思考的差異、以及對於體罰概念改變的速度。
-------------------------------------------------------- 如果說人類的歷史是解放的歷程,人的童年在這個時候開始受到關注也可謂是一文藝復興的一大貢獻吧。

但說到中國與文藝復興,我實在是無法把中央集權的國家、奴性甚重的人和文藝復興聯結在一起。這樣的認知也是因為我對中國歷史沒什麼興趣導致無知的結果。

milankun

關於體罰跟童年,妳提供的材料頗有趣.
我想到傅科在"規訊與懲罰"一書中,對於權力規訓肉體的觀點.
另外,在"詞與物"當中,傅科這麼說:

「…人只是一個近來的發明,一個尚未具有兩百年的人物,一個人類知識中的簡單摺痕,想到一旦人類知識發現一種新的形式,人就會消失,這是令人鼓舞的,並且是深切安慰的。」

因此,關於西方文藝復興的考察,對我來說,是反思"人"的開始,至少是反思西方"人"的開始.

另外,那些學校教育出來的學生,市進入什麼樣的階層?

~米

nochi

真個很敏銳的人呢。

我不太了解傅科文中所謂「人只是一個近來的發明」的意思??原住民也以「人」稱自己的族群,傅科指的是「個人主義」的個人嗎??
是已經在社會中忘記自己的樣子,才強調自己是個人的存在嗎?還是指「個人主義」誕生在特殊的社會(分工社會)??人以後會怎麼看「人」呢??

胡思亂想~~

至於孩子啊,在我身處的學校裏,他們還是屬於缺乏自制能力,需要體罰、外在控制的未完人~~

milankun

昨天在讀傅科的"作者是啥米碗糕?"(What is an Author),驚覺傅科的幾本著作戮力在處理的,都是在破解文藝復興以來,通過十八世紀理性主義時代而昂揚的西方個人主義與人本主義(humanism). 破解"人"這個概念的建構.(因此他才會去耙梳那些與特定個體不一定相干的"論述discourse")

理性主義的代表,就是狄卡爾說的"我思故我在",而傅科則是在翻開這句陳年老格言的"皺摺",聞聞那裡頭到底卡了什麼早被遺忘的屑垢.

這是西方當代的批判大師,而在東方,困擾我的是,當我們不再浸泡在東方的傳統思維裡頭,正要擁抱西方的思維,卻發現西方的批判大師開始"解構"他們自己.

那不是有點尷尬嗎?

所以,妳提到原住民. 是的, 他們的信仰值得好好學習,但身為都會漢人,即便學習了,我們還是不會成為他們.

我們自己,在"人"的這個概念上,還有一段曲折的路要走. 包括妳說的,對待孩子們的方式.

這是我最近的焦慮.

~米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

My Photo

滴答滴

  • 滴答滴
    Lilypie 2nd Birthday PicLilypie 2nd Birthday Ticker

音緣

  • 長征 / 沈懷一
  • si la bala me da/Pete Seeger
  • 美麗島/胡德夫鋼琴演奏
  • 冬夜 / 飛魚雲豹

5 月 2008

周日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Blog powered by Typepad
Member since 03/2004